项目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是光项目 > bet36体育在线

大山里的智慧行动者

?


费洛姆说,一个人能给予别人最珍贵的东西,是分享他的生命力。感激校长与我分享的这些智慧闪烁的生命力,也愿分享与你。

——写在文前

我从没有担心过因为在山区支教的两年而与外界产生一些脱节,因为这样的校长,我能深深地感觉到自己的快速成长。

校长爱和我们聊天,我们也同样。你也绝对不会想到,支教时候每周最期待的事情,竟然是周一晚上的学校例会,校长总会讲很多关于教书育人的有趣的例子,大家听着开心,但路过耳边的道理并没有飘走,都留在了心里。

? ? 校长总爱说,“我希望的就是可以把学校做成我想象的样子。”

? ?“什么样子呢?”我举着头问

? ?“即使在放假,老师和学生们都想回来的学校。”校长脱口而出,平静而坚定地讲着。我在一旁听着愣神,在此之前,我没想到自己会在这里,得到这样的答案。

? ? 支教的第一年我们在学校里创办了23个社团,所有的当地老师都做了社团的教练,看到百团大战的场景你真的无法相信,这是一所大山里的中学。或许很多社团真的没办法和城里的比,比如我们的“刺绣组”实则在带着孩子们打毛衣,“自然观察组”是带着精力旺盛的孩子们爬山抓虫子。可能社团受限很多,配置不够高,但这不就是“社团”的奥义吗?让有不同兴趣爱好的孩子们都找到了自己的归属团体,自由地发展。



百团大战报名现场



学生拿着报名单体验着大学里才会有的加入自己心仪社团的喜悦

(要知道,这里绝大多数的孩子是上不了大学的)


支教第二年校长在诗歌课刚有雏形的时候,便召集了全校所有的语文老师和我一同,将这个新的课程落地为常设课程。其中需要克服的困难可想而知,而校长给予我这个小姑娘的莫大信任和创新发展的大格局,再一次让我佩服。

? ? 我有时候在想,如果没有一年多前校长的支持,可能也就没有现在的“是光”。是在那一年里的反复调整摸索与当地老师最佳的配合落地模式,才有了现在连数学老师都想要申请的“诗歌盒子”。(不过最关键的部分是“是光”一群异常强大的课程小伙伴,待我之后拿长文细细讲出。)


一年多前去校长那儿领活儿,顺便和校长“吹牛吃茶”后写下的状态




这是两年前,校长对我说的话,现在看来很受用,未来也会一样。



于春云校长在南京跨年诗歌音乐会上的演讲



《我与诗歌》

云南省保山市昌宁县漭水初级中学 于春云校长

(一)

我感觉诗歌和我是那么的亲近,读中学时,就渐渐地上了诗歌。也许是那个年代的书籍比较贫乏,哪里能够看到一本书就感觉如获至宝,偶尔从哪里看到一首诗或者一篇好的文章,一定是亲自笔录到自己最心爱的笔记本上,甚或临睡时都要拿出来细细地翻阅一遍,然后又小心收好。说起诗人更是如数家珍:舒婷老师、北岛老师等等,还有莎士比亚的十四行诗也非常的喜欢。很多的诗歌都可以脱口而出。古代的、现代的,中国的、外国的都不拘一格地喜欢。不仅是去阅读欣赏,还亲自动手去写、投稿,幻想着有一天能成为一个诗人,一个名满天下的诗人。但是随着时间的推进,对于诗歌的情愫慢慢地淡去,渐渐地各种各样野蛮生长的流行歌曲冲淡,在不经意间,诗歌情怀渐被尘封。只在语文的课堂教学中临时发挥一下,也更多的是去侧重考点、考题。就这样,在没有诗歌的日子里过着每一天。

(二)

直到两年前我所在任教的学校来了一个支教老师,康瑜老师,才重新唤起这久违的诗歌情怀。有一天下午,康老师到我的办公室来找我,说想带着学生写诗,想带他们到校外去走走看看。我对她的这个想法也不太在意,只是想他们有这样的热情是最重要的,并且带学生走出校门,走进大自然也是好事,就同意了。后来康老师就带着那个班的孩子走出校门,走进校外的田野,走入金黄的菜花地,坐在窄窄的田埂上写诗,我也感觉挺好玩的,就让他们胡闹吧!但是没有想到这个诗歌课程一开就一发不可收。首先是孩子们的诗歌,有许多连作文语句都不太通顺的孩子写出来的诗歌竟然真的是那么一回事,竟是那么的神奇。其中有一首学生写的诗是这样的:此刻 /我想/ 我想变成一个天使/ 因为我不想做一个狂魔 /此刻/我想/ 我想变成另一个狂魔/ 这样才能去拯救坠入深涧的他。我问康老师真的是孩子们写的吗,康老师回答我是真的。因为作为一个老师根本无法想象一个孩子的理想是变成一个狂魔,但是,读了整首诗,又真是那么一回事。我自信我是没有过目不忘的本领的bet36体育在线,但是这首诗我就读了一遍就深深地印在我的脑海中。其次是孩子们的变化,康瑜老师教授初一年级的书法课,随着一个班的带动作用,然后是整个年级都由康老师带着开始了诗歌的创作。我所在的学校是一个乡下的中学,学生厌学的、顽劣的、调皮的各种类型都有,但自从初一年级诗歌课开设以来,好像每天都在发生着变化,并且和其他年级相比较更为明显,初一年级学生的违纪情况是大幅度地减少。破坏公物的现象也渐渐地少了,语言行为也更规范了,逃学的孩子没有了。我惊异于这些变化,也差不多同时康瑜老师找到我,跟我说孩子们到校外去是如何的开心快乐,创作出来的诗歌是怎样的充满童真,以及孩子们回到学校后的成长和变化,并建议在整个学校开设诗歌课。我想这不正是我期待已久的事情吗?我们教育的作用就是要立德树人,我们在教授课本知识的同时如何育人就显得分外重要。我立即组织全校的语文教师召开相关的会议,来商议组织实施诗歌课的开设。我组织开设诗歌课的目的很简单,我不企求能培养出多少诗人,我只是想让我的每一个学生能走上正常的人生轨道。把每一个孩子都送进大学的校门我或许做不到,但让每一个孩子都走上正常的人生的轨道,而不走上违法犯罪的道路,这是我可以做到的。我相信,一个去追寻发现感受生活中的美好的人是不会去做坏事,不会去伤天害理。我常思考有哪些东西是可以引导人们向上的,诗歌、绘画、音乐、舞蹈等或许都可。但绘画、音乐、舞蹈这些又常常不是每个人都可企及的。而诗歌无疑就是引导孩子们向上的最好的载体,可以让这个世界变得更加美好。通过近两年的实施,收获了许多意想不到的收获:学校的整体情况都有极大的改变,学生的行为习惯有了明显的变化,学风有显着的好转,包括学生的成绩都有明显的提升。

(三)

康瑜老师的支教历程在今年的7月份结束,本来以为她要去美国读书,继续她的梦想。但是,有一天她突然又回来了,并且是带回来了整套的诗歌课程,说要继续做诗歌教育,我知道做教育的艰辛,我也知道这条路会比较坎坷。而且我也知道她的能力,她肯定可以做到她原先所梦想的一切:出国留学,进一步深造,将来惠泽更多的人。但她突然改变主意,要回到山里教诗歌,我曾经劝阻过她,让她别放弃原先的梦想,还是按照原来的人生规划走。但最终是她说服了我,她说她不是放弃什么,而是选择了什么。只是在二者之间进行价值排序然后进行选择。就像两年前在保送港大与到云南山里支教之间选择后者,现在在出国留学和继续回山里带着孩子们写诗之间选择了后者。不是放弃而是选择。她是下定了决心,一定要把事情做成。我特别矛盾,因为她支教两年的青春时光就这样默默地留在了大山的深处,付出太多,奉献太多。我一方面希望她能继续开展四季诗歌课程,能引领着我们学校的孩子们走出大山,走向外面的世界;另一方面也希望她自己能有所成就,能走上更好更远的道路,将来学成归来惠泽更多的人。但我相信,无论她选择哪一条路都是对的,所以我们学校的四季诗歌课程又更加系统地开设起来了。

(四)

我现在对我们校园的定位是三张名片:打造诗画校园、开设魅力课程、培养儒雅少年,现在正向着这个方向迈进。刚开设诗歌课的时候,我确实没想到会有这么多的收获。其实无论是代表学校,还是代表我自己,我都是特别感谢康瑜老师的,我想可以借用汪国真的那句诗来表达一下我的感受,“让我怎样感谢你?当我走向你的时候,我原想收获一缕春风,你却给了我整个春天。”



临走时,校长“送”我的两只大白鹅


管理学校、管理这个镇子的未来,校长真的是厉害。甚至都可以把自己家里的鹅管理得井然有序,每天傍晚一群大白鹅从小池塘依次排队走回家,一摇一摆,大抵是我见识短浅,在旁边拍手感慨,倒是惊到了这些泰然自若的大白鹅。

? ? ?祝福所有知道世界并不完美,但依然不言乏力的智慧行动者。